巴萨vs巴拉多利德直播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社會新聞 > 正文

紅三軍與楓香溪的不解之緣

2

85年前,賀龍、任弼時、關向應、王震、蕭克等老一輩革命家,率領紅二、六軍團在黔東播下了熊熊革命火焰,在銅仁開創了云貴高原第一塊紅色革命根據地。

1934年6月19日,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在賀龍、夏曦、關向應等同志的帶領下,被迫從湘鄂西革命根據地退出,轉戰千里,挺進德江縣楓香溪,在這里召開了湘鄂西中央分局會議(史稱楓香溪會議)。全稱“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會議”。此次會議是紅三軍發展史上的重要轉折點,會議決定建立黔東特區,恢復紅三軍各級黨組織及其政治機構。

時間轉瞬即逝,距離當時召開會議已經過去了85周年,記者近日來到了黔東革命根據地——德江楓香溪會議會址,追尋當年紅軍的足跡,探尋那段光輝歲月的歷史故事。

楓香溪會議會址位于德江、印江、沿河三縣交界的德江縣楓香溪鎮境內,又為紅三軍軍部駐址。共有八處建筑,均為當地民房,全部為木結構,總面積達6800多平方米。

在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,中共六屆四中全會以后,標榜"百分之百布爾什維克"的王明在共產國際代表米夫的支持下,開始推行了給中國革命帶來嚴重損失的"左"傾教條主義錯誤路線,不僅給中央革命根據地造成了嚴重的危害,同時也使其他革命根據地遭受了嚴重的挫折。

1934年,紅三軍被迫退出湘鄂西革命根據地,轉戰到貴州境內。6月16日,紅三軍來到楓香溪(今屬德江縣)一帶。

楓香溪,地處黔東高原,武陵山脈橫貫其中,西有烏江天險之固,東有梵凈山為屏,是一個山高地闊,地勢險要,易守難攻之地。

另一方面,這里是漢族和少數民族雜居地區,人民深受剝削壓迫,“神兵”斗爭如火如荼,各族人民有著強烈改變現狀的革命要求。這里的敵軍守備力量較弱,當時只有黔軍1個團和川軍1個營駐守沿河一帶,其他多為民團力量。

據此,賀龍同志及時指出:“我們再也不能這樣走了”,并且還生動地比喻“野雞有個山頭,白鶴有個灘頭,一支紅軍隊伍沒有根據地怎么能行呢?”賀龍的想法,表達了紅軍指戰員對“左”傾錯誤所造成狀況的不滿,也表達了建立根據地的迫切愿望。與此同時,賀龍、關向應對如何爭取“神兵”、建立根據地等問題交換了看法,達成了一致意見。

3

在大家對在黔東建立根據地的認識趨于統一時,6月19日下午,湘鄂西中央分局在楓香溪召開了會議。參加會議的有夏曦、賀龍、關向應等。會議決定建立黔特區革命根據地,恢復紅三軍中的黨團組織和政治機關,建立地方蘇維埃政權。對執行“左”傾冒險主義造成的嚴重后果進行了初步批判。

會后,紅三軍立即從各級干部中抽調100多人組成了一個干部大隊開展地方工作,發展黨員,建立地方黨團組織,建立雇農工會、貧農團、少先隊、農婦會等組織;發動群眾建立蘇維埃政權,共建立了14個區革命委員會和30個鄉蘇維埃政權,領導群眾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斗爭。

紅三軍在楓香溪的日日夜夜里,一邊在為老百姓打土豪、分田地、搞土改,一邊在為老百姓插秧、收割、救濟,軍民之間真正結下了深厚的魚水情。

召開"楓香溪會議",促使黔東地區成為貴州高原上的第一塊紅色革命根據地。恢復了黨團組織和政治機關、停止肅反的決定,同時還作出建立蘇維埃政權,開展打土豪、分田地的決定。這次會議為紅三軍的發展揭開了新的一頁,成為紅三軍由挫折走向勝利的轉折點。

“楓香溪會議”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,當時,紅三軍自撤出湘鄂西根據地以來,由于王明"左"傾冒險主義的干擾和"肅反"擴大化以及"清左"的影響,使一大批黨員領導干部遭受迫害,在當時就有"千不怕,萬不怕,就怕保衛干部找談話"的說法。紅三軍到楓香溪之時,已不足四千人,黨員干部更是屈指可數。由于楓香溪會議決定了恢復紅三軍中的黨團組織和政治機關,重新登記黨員的工作,此后才使黨在紅三軍中的領導地位提高了,戰斗力增強了。

同時,黔東革命根據地的建立為紅二·六軍團的木黃會師奠定了基礎。賀龍同志在回憶創建黔東蘇區時指出:"如果沒有黔東這塊革命根據地,六軍團沒有目標可找,也收不到部隊,結果是不可想像的。"原東北、華北軍區空軍司令員、軍事科學院政委段書權老將軍也曾經說:“黔東特區為紅六軍團和紅三軍會合創造了條件,兩軍會師于木黃,保持和壯大了力量,為開辟湘、鄂、川、黔革命根據地奠定了基礎,孕育了紅二方面軍的誕生。”

"楓香溪會議"在遵義會議召開前,大膽地提出批評和糾正了王明"左"傾路線所帶來的干擾。這是"楓香溪會議"所迸發出的,也是了不起的政治觀點、政治見解和政治主張,充分顯示了賀龍、關向應等老一輩無產階級家具有的偉大的政治家、革命家的胸懷、膽略和氣魄。

現在"楓香溪會議"會址已被國務院批準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楓香溪是一塊英雄的土地,神奇的土地,美麗的土地,也是一塊充滿希望的土地。楓香溪人民在與紅三軍朝夕相處的日日夜夜里,結下了深厚的友誼,譜寫了許多鮮為人知的故事,還留下了"打鐵不怕火烙腳,革命不怕苦和樂,只要人民得解放,死了我也劃得著"這樣一些大義凜然的、樸素的就義歌。王幫俊、陳子南、袁風林等一大批烈士為中國革命獻出了他們年輕而又寶貴的生命。可以說楓香溪會議給予后人留下了一筆寶貴而又豐富的精神食糧。(銅仁日報融媒體記者 楊樹潔 張宏揚)

編輯:陳敏
相關閱讀
0
巴萨vs巴拉多利德直播 彩票中心G二 北京pk10走势图彩控 爱棋牌游戏官网 再沈阳开什么小店最赚钱 3d组选6码遗漏统计 金沙棋牌官网入口 淘宝代销产品复制怎么赚钱 波音平台线上娱乐网址 黑龙江11选5开奖 赌场赌钱app 冠军pk10软件 南昌站街女体验报告